目前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曹德旺 朱永新 郭传威:教育应该是良心事业,而不应该是生意

发布时间:2022-01-21 18:28:57

本文部分内容转自21世纪经济报道,来源于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八届年会上,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与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朱永新的对话。

社会需要什么样的教育,教育培养什么样的人才,社会资本怎样进入教育……在“双减”和民办教育发展频繁出台新政的背景下,教育受到了全社会的关注。

12月4日,在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第八届年会上,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与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成员朱永新展开了一场对话,两人的对话围绕福耀科技大学将如何办学,大学生需要怎样的就业观,产教融合如何适应未来行业发展而展开。以下为两人对话节选:

微信图片_20220121182932.png

做好企业要先把人培养好

朱永新:2021年5月4日,您创办的河仁慈善基金会决定出资100亿元筹建“福耀科技大学”,此前你还捐资4亿建设了福清德旺中学。你如此真金白银地支持教育事业让我很受感动。请问,您为什么有如此浓厚的教育情怀?教育在您眼里究竟有多重要?教育到底意味着什么?

曹德旺:只有我们国家的教育事业迅速发展,科技才能随之发展。我想探索一种办学的方式,就是双师制度。大学生有两位导师,一位老师是教育的老师,另外一位老师是关注实践的人,比如有企业经验的人派驻,企业高级工程师教学生动手,不仅仅教授学生知识,还要培养他的自信能力,相信自己能够走上社会成才的道路。

像我们企业里面的员工,原来没有研究生,招的都是大学本科生,有的是中专生。但我很自豪地讲,现在有好几个员工是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我相信当我们以适当、合理的方式培养他们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成才的,而且在这里,他们热爱工作,热爱自己的事业,这是人才培养的一种方式。

我认为,要把企业做好,要先把人培养好,要教会他技术的同时,又要提高他的境界、胸怀和高度,才能够让他们安心工作。这是我想探索的教育改革。我办一所大学的目的,不是让中国多一所大学,我们要吸取日本和德国的一些好的做法来培养学生,希望这样的做法能够在中国找到一条路。

1642761316152463.jpg

资本进入教育不能为了赚钱

朱永新:的确,我认为一个国家的教育是需要最优秀的人来做的,社会的精英、社会的资本都能够进入教育,教育就有了强大的发展空间。过去我们的一些培训机构、一些教育网络公司野蛮生长,想从教育里捞一笔钱,这个方向是错的,但是教育是需要资本的力量的,没有钱怎么做教育?没有钱怎么能够办好我们的基础教育呢?所以我们非常期待像曹先生这样的企业家能够把自己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积累的财富来办教育。

曹德旺:我以基金会的名义捐赠办大学,我认为教育应该可以由企业和慈善公益机构来做,有责任的企业家要多来做这件事情。如果资本进入教育是为了赚钱,那么办教育是有问题的。我们办教育是为了一种机制,我们希望看到将来中国很多大学是由基金会捐款办的,而不是为了营利的资本所办。政府也会拨钱用作对大学发展的支持。之后,有需要我还会凑出100亿作为学校的奖励基金。

我们会有很多资源用在学校发展上。学生平常在实验室,假期带他们深入企业帮助企业解决问题,培养其动手能力,这样才有意义。

1642761407685015.jpg

打破现在大学的枷锁

曹德旺:我注意到你很关心未来的教育发展趋势,我想请教您,您会看到我将来的大学是什么样子?

朱永新:我觉得,只要曹先生在这个大学上用心,像做你的福耀企业一样,我对这所大学是充满期待和信心的。我觉得信仰和抱负很重要,一个人只要有了这样的信仰和抱负,他一定能够做成事,无非是困难大一点还是小一点,问题多一点还是少一点。我相信您会走得很远,如果用其他大学的思路办一所大学,您是走不远的,因为中国不是多一所和少一所大学的问题,我们期待它的独特性,期待彻底打破现在大学的枷锁,你才能办成一所真正意义上的大学。不要过于相信现在大学的这种套路和成功性,因为你企业的成长说明了这一点,你用了不到10年的时间把许多国外高科技的玻璃企业都打败了,走自己的道路很重要。

当然,大学培养人才有它特殊的规律性,我们在尊重规律性的同时,一定要打破很多限制,包括招生,能不能不要参加高考,能不能有一定的自主权,能不能边学习边工作,用你创新的思维办一所创新的大学,这是我特别期待的。

1642761495190053.jpg

从学历社会走向学力社会

曹德旺:我不理解的是现在有很多毕业生宁可送快递、送外卖,等着考公务员,也不愿意到企业就业,您认为这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朱永新:我们高等教育已经走向了大众化教育,高中的入学率超过了90%,高等教育的普及率已经超过了50%,这已经进入了大众化阶段。但我们知道,大学生文凭不等于水平,学历不等于学力,我们迫切需要一个从学历社会走向学力社会的新的发展时期。

最近我读了一本美国人写的书,《反对教育的理由》,这本书书名很骇人听闻,他觉得我们在教育方面的时间和金钱都被浪费了,人的学习不是为了真正的提升能力,而是为了拿到文凭,文凭已经成为了一个标志物、成为了一个符号。当一个社会为符号去努力的时候、为外在的标志努力的时候,方向就错了。

1642761608948045.jpg

其实你刚刚讲的,一方面是大学生就业很困难,但是另外一方面是你的企业还缺人,所以这是一个结构性的矛盾。同时,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培养的是创业者,如果今后我们的大学生毕业出来不仅仅是就业,去争抢岗位的人,同时还能创业,创造岗位,我认为,在某种意义上讲,不是大学生就业难,而是我们培养的大学生还不能很好的适应这个社会的需求,还不能具有真正具有创业精神和情怀,眼高手低等等一些问题还存在。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教育要更好地去适应这样的一个社会,适应这样一个时代,这是我们迫切需要的。

我们现在几百万人同一时间毕业,过于集中也是一个问题,如果我们的学生毕业时间是弹性的,是不断流动的,如果我们的学习与工作之间是不断交互进行的,一个人想工作的时候就可以工作,想学习的时候就可以学习,就不会这样拥挤到就业的道路上了。

希望您未来的学校是那样的一种方式,德国的一些高等职业大学是在学生入学第一天开始,就和企业、就业联系在一起了。所以,我们的产学研怎么更好地合作起来,这也是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一个方式。现在我们的学校还是封闭的,如果学校跟企业有更多的合作,就业难度问题也会得到缓解。

1642761647100743.jpg

在曹德旺、朱永新、郭传威老师言谈中,我们可以感受为企业家与教育家于他们而言,教育是源自对民族灵魂情感上的深度见解,教育是良心事业,而不是单纯的赚钱产业,未来教育的本质应该是大兴职业教育,与国家社会的经济就业民生融合贯通,自强不息。